Home
Testimony
Publications
Audio Messages
Photos
Links
Contact

 

         主  頁

         見  證

         文  集

         證  道

         影  集

         連  接

         聯  係

 

   
 

                            神州的呼喚

                                       路聲


季刊同工來電話要我寫一些在大陸肢体中服事的感想和心得。放下電話,以賽亞書四十三章十九節的經文就出現在腦海中﹕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一年來多次前往中國大陸的宣教之旅,讓我對神的這個應許有了更深切的体會。

一個方興未艾的福音第三工場在呼喚

上下五千年的中國,曾經長期以來是福音的曠野和沙漠。國人,尤其是知識份子一向以中原文化為傲,以龍的傳人自居。雖有中西宣教士前赴后繼,嘔心瀝血宣揚真道,唯國人一概拒之,汲汲在福音以外尋求自救之道。一百五十年前,當一位加拿大宣教士不遠万里,來到中國,歷數十年在中國各處孤身傳道而四處碰壁,最后白發蒼蒼离開中國時,眺望著他所摯愛的漸行漸遠的中國,只能泣血喊道﹕岩石啊,岩石!你何時才能被福音震開那怕一條縫隙!

而今日的神州大地,堅硬的岩石豈止出現了一條縫隙!福音之火勢如燎原,不盡燃遍了祖國的山野、平原;甚至在身居鬧市的大專院校教師和學生中間,渴求了解基督信仰的人數也急遽增加。中國的知識份子正以空前的熱情和開放,在尋求和經歷著這一能改變個人、社會、國家命運的生命之道

這几次行程,足跡遍踏西南、華東,從北到南多個省份。先后到訪多處大學校園,對以知識份子群体為主要福音對象的所謂第三工場得以有更進一步的了解和觀察。

在西南地區的一所著名的大學中,和几位老教授徹夜長談,他們最后心悅誠服于基督的真光之下。那邊以學人為主的查經班因為快速的發展而不得不分在多個家庭中進行聚會。在中南部的一所校園中,許多老師和同學們都一同赶來參加我們的聚會。他們中多人已是基督徒。從清晨一直到傍晚,一批批的同學們(來自附近不同的大學)造訪了我的居所。他們對福音信仰的渴求和認真,令我深受感動。半年前到訪過的華南和華東兩處的校園查經班則又壯大了許多,他們中半年前才得救信主的年輕基督徒們如今已引領了多人歸主。在中國許多的大學中如今都有了查經班和基督徒的團契,有的還不只一個。雖然他們所處的環境和我們在海外大不一樣,面臨的試煉和挑戰都是我們難以想像的,但正如許多學生和老師們所告訴我的那樣﹕基督福音這個寶貝,我們尋求很久了。如今
一旦找到了,我們是再也不愿意丟的!

中國福音化的實現,實有賴于廣大的農工百姓和知識份子這兩大群体的共同歸主。這些年在海外我們都親睹了神怎樣在來自大陸的學生學者中間動工,引領大批學人歸主;而今看到在大陸本土,神自己也在校園中做如此奇妙的工作,得著許多老師和同學,怎不令我們為之歡喜雀躍而獻上我們的贊美!但是這個廣闊的福音第三工場也正在向你我發出呼喚﹕請過來幫助我們,請把你們在信仰道路上的感受、掙扎,在事奉道路上的經歷和成敗,向我們分享,和我們一同在主里成長!

他們在的試練中

詩篇六十六篇說﹕神啊,你曾試驗我們,熬練我們,如熬練銀子一樣。你使我們進入网羅,把重擔放在我們的身上。你使人坐車軋我們的頭;我們經過水火,你卻使我們到丰富之地今日中國的基督徒們,正在經歷著的試驗,為的是要到屬靈的更丰富之地去。的試驗我們都知道,也許在此不用贅言,倒是那些的試驗,更加需要我們的代禱來托住他們。

在南方某市的一所旅館任職的王姊妹一臉焦急的請求我回答一個問題﹕來這儿住宿的客人常常要求我們給他們多開几天住宿發票,以便他們回單位多報些出差費。但我是一個基督徒,我覺得這樣做不好,我不想在他們的罪上有分。然而他們大吵大鬧,還去找我的領導。我的領導就把我訓了一頓,說現在誰不作假,這樣一板一眼會把顧客都嚇跑了,硬逼我簽字開發票給他們。我心里很難過,想拒絕又怕丟掉飯碗,你說怎么辦?她陷在深深的痛苦中,我一直為此禱告主,求他不要讓我遇見試煉,主也保守了我十個月;可是如今又有客人來找我要多開發票...

望著她的淚眼,我知道這位姊妹內心的掙扎。她和丈夫因為領養了一個被人丟棄在路邊的女嬰,本來已經飽受雙方工作單位領導的批評責難,說他們違反了國家一胎化的政策(他們已經有了一個自己的孩子),甚至一再威嚇要開除他們。如今她先生下崗在家,一家四口就靠她這份工作來維持,如果她再被領導看不順眼而下崗我知道為信仰宁可付上代价這句話對她意味著什么。

在華東的一個城市中,當我和一群年輕的弟兄姊妹在主日聚完會后,小秦來到了我的身邊。他是一位才從財經學院畢業不久的青年,細細高高的個子,一張尚帶稚气的臉。我在這里的一家公司任會計。數月前領導要我在申報公司利潤時多作百分之八的帳,以便公司能通過上面的指標考核而拿到奖金,我照作了。但最近我越想越覺得基督徒不應當這樣做,于是我把我作的這些假帳拿出來銷毀了,領導尚不知道。我不想在作假上有分,但上面很快要來檢查工作了,領導遲早會知道,我可擔心他們會給我穿小鞋呢!一旁的小李則在為另一件事擔心﹕我們公司最近在樓梯拐腳處放了一個關公的神壇,為的是求能夠多多圖利。我現在每天打掃樓梯時都繞過去,不想去碰它。但領導很不高興,說我應當每天去清洁它。我告訴領導我是基督徒,我不會去為一個偶像清掃,但領
導卻說我故意不合作,故意給他難看。我該怎么辦呢?

一串串的問題,讓我知道中國的基督徒們正在經歷著許多我們無法想像的試煉。

中國當前最需要的是,基督徒要在那樣一個人欲橫流,到處虛假泛濫的環境中活著為主作見證。一位最近才從國內回來的傳道人如是評論說。我非常同意她的觀點,這几次的大陸之行讓我深深感覺這樣的活著實在很不容易,需要主特別的恩典。然而我們的弟兄和姊妹們就是在那樣的環境中活著,默默的為主作見證。他們雖然都非常年輕,圣經和頭腦的知識都不多,但卻甘愿順從圣靈在里面的引導,不与
環境和世俗妥協。他們的生命是丰盛的,而且會更加丰盛,因為主應許要把他們領到丰富之地!

來自神州的呼喚,太多太多,你听見了嗎?